zelor

关于小时候的经历以及影响

        在腾讯看见了有人转载的  @Laceration 的文章,我想我也许可以说些什么,从另一个方面。

        这件事发生的时候我大概小学高年级或者刚刚初中,具体时间其实已经忘了,因为当时没有意识到,那时都还不知道恋童这方面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 马赛克前因之后,就是:一个中年男人因为某种原因和我家有了不错的联系,那段时间时常到我家来。

        放学时间有时会碰见他,我算怕生,但是某次我们聊起来以后,(现在想想他深谙聊天的技巧,那时的我无疑说不出多少成熟的观点,但他能表现出让我很有继续讲下去的欲望的态度)两人之间就不陌生了。

        我偶尔和他说话时会觉得有一种无法形容的可就是很不舒服的感觉。至今我都不能确认那是否是我的错觉,亦或真的是潜意识的示警。

          转折点在是之后一次我趴在卧室床上看书,当时应该是夏天,我记得我穿的衣服是一件吊带。而从小一直到现在,我一开始看书就容易忽视外界,有人跟我说话之类的我都注意不到。敲门声估计响了很久我才听见,开门后他说同我父母有事要谈,我也没有想太多,让他在客厅等着,我继续回卧室看书。他进了卧室坐在床边的椅子上时我也没有在意。

        看着看着书突然就打了寒颤,才发现有一只手在背上游走,我甚至不知道他的手在我发现之前在身上呆了多久了。那种感觉非常的恶心,和两情相悦时喜欢的人的触碰是完全不同的,像是蜘蛛在身上爬,让人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    我那时没有意识到什么,只是觉得这种行为让我很不舒服,因而躲了躲,但他的手并没有收回去。抬头看他时他仍旧保持着微笑的表情,很平静的样子,就是那种会有让你以为这一切根本没什么,都很平常很普通的表情。从他的表情看的话,根本没有人意识得到他同时在做着怎样无耻的举动。隐约记得我之后是坐了起来,这样坐在床边的他手就碰不到我了。看他似乎打算往床的中央靠,出于我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危机感,我开始翻找手机想要告诉父母家里有人在等他们。

        我的行动使他有了收敛,相顾无言直到母亲到家。后来他再来过,母亲一起在家,我以一种撒泼无赖的姿态无理由的拒绝母亲给他开门。母亲很疑惑,但最终被我缠着做出了不给客人开门的无理举动。两次之后,我就再也没有见过他了。

        是的,真的说起来似乎没有发生什么,我不知道会不会有人觉得我小题大做。但我后来意识到那天发生的事情实际上有怎么样的意味以后,一度出现了心理问题。 在一段时间我偶尔会突然发现自己盯着手工刀,剪刀,更甚是有一次我发现自己无意识的目光在刀和手腕间转动。

        我当然不可能因为这种滑稽的理由轻生,但正如同抑郁症患者不能控制自己一样,这样的行为也不是出于我主观的行动,我一直在试图回想当时的心理,然而我自己也不知道是出于一种怎样的理由,有可能只是巨大压力之下的产物。我恐惧自己无意识间的行为却无力改变。

        与此同时,后知后觉意识到如果当时我没有做出行动的后果以后,我开始陷于噩梦之中。有时有逻辑,有时就是单纯的噩梦。因为夜晚的噩梦,我只能白天在光线充足且有很多人的教室睡觉。因此,当时的成绩一落千丈,造成的基础差的影响一直存在至今。

        从那时起,我对男性产生了极其厌恶的心理,包括但不限于成年男性,其中甚至包括我父亲。 同时,在之后的日子里受到影响的还有性向,性癖与其他的很多东西。偶尔,我觉得自己也成了一个不正常的人,一个变态。

        仅仅是一次看上去没有发生什么的事件,都对我造成了巨大且深远的影响。所以恋童绝不是什么如同文学作品亦或者漫画中所表现的那样美好,它的实质是一种罪恶。

        著名的《洛丽塔》有原著,有电影。如果说原著还是充满讽刺意味的文学作品,后期的某一版本电影已经成了恋童癖的洗白与美化,亨伯特的爱意似乎已经将一切恶心的行为加上了一层美好的滤镜。很多人看过电影之后会被他的爱意迷惑,而忽略其中的本质。可实际上,他的爱导致了年轻的洛丽塔的生命之花枯萎。

        我想,网上流传的恋童作品和养成作品有远比这更巨大的迷惑能力。

        现世生活中的亨伯特们更是单纯的仅仅出于欲望,他们对于儿童所能造成的影响的恶劣与巨大,不是那些文学作品能够体现的。

        我不知道说出这这么一大段有没有用,但我在犹豫,退缩之后,还是写出了这段话。诚挚的希望传播相关作品的写手或者画手能够意识到,你的作品可能会成为那些人效仿的对象。

        而一旦有人真的做出行动,就会有一个无辜的孩子受到伤害。